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

国际

旗下栏目: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

澳 门 娱 乐 场 玩 法从五个关键指标说起:目前A股离下跌极限有多远?-巴 黎 人 娱 乐 城

来源:川大知识在线 作者:新闻组小编 人气:8888发布时间:2016-01-17 12:29:20

    他气愤之余更是心凉,所以看着宗政毓,很久没有说出话来,而宗政毓则是一副心死的样子,跪在那里眼神只盯着他面前的青石地砖。

    离开东海之地后,叶湛就回了秦岭大川,准备好好研究一下在万佛之地得到的神秘石刻符文板。

沃达贝族群是个神奇的存在,他们被称为世界上最“自负”的族群;就连他们的男性都会十分注重自己的外表且随身携带小镜子;他们也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女性地位高于男性的一妻多夫制民族;还不够?他们一年一度的选美大赛会让你目瞪口呆,参赛男人如果运气好被女观众相中,不论女子未婚已婚都能将其顺利领回家!

格莱沃尔节会在每年雨季刚刚结束的9月如期上演、持续7天7夜,它是西非游牧民族——沃达贝部落最重要的节日,主旨在于庆祝和感恩上苍对西非平原短暂绿色、肥沃雨季的给予。对于参赛的男人们来说,6个小时的装扮时间虽然不短,但他们在得到了围观女人的暧昧眼神以及得到专家评委的肯定时,就知道一切都是值得的!最重要的是,这个比赛很可能为他们偷得美人归赢得机会。

一名男子正在专心致志地画眼线。沃达贝人有自己的审美标准,通常高挑的身材、明亮的眼睛、洁白的牙齿和一个高挺的鼻子会是一个男人的加分项,为了达到这些,他们特意在头上佩戴鸵鸟羽毛增加高度、在脸上涂满厚厚的红粘土、描上又粗又黑的眼线用以突显自己明亮的眼睛、甚至还会涂唇膏炫耀洁白的牙齿。

为了在比赛上博得评委观众的注意,他们会露出一个典型的标准表情:呲咧着嘴彰显洁白的牙齿、瞪着眼睛为了显示明亮的眸光、最后要尽量做出夸张的神情给女人们留下深刻印象。

沃达贝部落认为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,男人会随身携带小镜子整理妆容。在比赛上,如果围观的女子看上了某个选手,她有权利被长相更佳的男人“偷走”、抛弃自己的丈夫。因此一些想要“被偷走”的女人就会积极参加这个活动,而她们在这个盛会上评判男人好坏的标准全凭外貌,若是遇到一个好看的男人,女人就会拍拍对方的肩膀把他领回家。

当然,如果一个男人担心妻子跑路,他可能会劝阻妻子远离这个比赛。但是,有丈夫的女人并不受到绝对的制约,因为在一妻多夫制的沃达贝部落里,女性拥有绝对的性自由,她们可以有很多个丈夫。男人对于妻子的离去没有丝毫发言权,当然,对于妻子为了另一个男人出走更是没有立场。

在涉及性的方面,女性占有绝对的主导性。未婚女子可以在任意时间和任何自己中意的对象发生关系。但是男性则没有主动要求发生关系的权利。这个比赛的优胜者的好处在于冠军将获得优先选择姑娘的主动权。

“我们来格莱沃尔节主要为了开心,”一个沃达贝族男人说,“如果我能得到一个女人的芳心当然更好。”另一个受访者则表现出了对“偷妻子”极大的兴趣,他很骄傲地说自己已经成功地偷到过30个妻子,但不是所有“偷盗”都是有趣且带有玩乐兴致的。“你要知道,偷妻子并不是件容易的事”一个部落男子告诉记者,“只要沃达贝族人知道怎么做!你从别人那里偷来一个女人,她会帮你延续血脉、开枝散叶。但只有沃达贝族人知道怎么做到这一点!”

【凤凰财经官方微信(ID:finance_ifeng),全球华人都在看!众多精品栏目总有一款你喜欢:涨停板复盘,追涨股,只做强势股;财知道,不同视角读懂新闻背后;小报告,以小见大读懂大时代;连环话,一张图让你看懂热门财经事件。 】

澳 门 娱 乐 场 玩 法

澳 门 卡 宾 娱 乐

    这蝴蝶是灵体,几乎没人看的见。

    吩咐完萱玲的皇甫天佑,将宋如沐拉到自己眼前,一个冷飕飕的眼神飘来,直让宋如沐打了个冷颤,这才缓声问道:“跟我,这是怎么回事儿?怎么就把自己弄伤了,孤听你已经三天没睡了!”

    幸运的是,云琦在创下一连串功绩和战绩后,他的一言一行完全被海伦娜和铁锋无条件服从。

    “那啥,这个是修理费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机缘巧合,但是你既然来到了这里,就说明你已经具备了被其认同的条件,剩下的。”

    这只是一个伏笔,意在告诉伊稚斜,同时给军臣递话:啊呀,你们叔侄的事情,我们都知道了,瓜子板凳已就位,坐等看戏。

    而卫小北自然也不可能拒绝,那样的话。别说武僧们看不起,就连卫小北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了。

    甄公子脸色颇有些难受,自己连番两次和吴天通电话,他都不理睬,这摆明是不给自己面子啊,可即便如此,自己也无可奈何,只能挖空心思,才找到一个让吴天无法拒绝的中间人来,可为此他却付出了颇大的代价,更让他纠结肉痛……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许松岭说道,“你有今天的成就,有一半是因为你爹妈血脉的原因,另外的一半都是老子的,懂不懂?再给我叽叽歪歪的,我就把你逐出师门。”

    好奇的点开一看,录像中一名狱警站在了警卫亭门前,无聊的打着哈欠,手中拿着警棍腰间挂着电击枪。澳 门 娱 乐 场 玩 法

    有太医来把脉诊断,慎重换了一个药方子,叮嘱贵妃要注意修养,宁神静心,不可多虑。

    不自觉的颤抖,从被按住的左肩肩胛开始,迅速扩散到全身,诚任由她把自己轻轻推在身后沙发上坐下,很快就止住了这种不正常的虚弱表现。

    这时一串悠扬的铃声响起,她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郎霆逸怔了怔,说,“你刚才说什么,我没听清楚。”

    什么?你说葆丝?她当然发了很多牢骚。不过,她已经习惯了这种跟着黎胖子东奔西走,找来找去的生活。如果某天黎胖子告诉她不用再这样四处奔波,估计她还会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随后两人就陷入了沉默,无聊之中徐云再次抽出一支烟,可碍于顾忌佐媚烟再给他牵扯出孩子的话题,他还是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呼!”张宇长长松了一口气,脸色不禁越加凝重起来。


本文引用地址:http://www.scumba.org/keji/shule/20160117/46236.html
责任编辑:新闻组小编

频道精选

最火资讯